经销商在线报订系统
以“科研立社”打造教育理论出版高地——访人民教育出版社党委书记郭戈
来源:人民教育出版社 发布者:人教教学资源网 时间:2015-12-11

1、“十二五”期间,人教社是如何落实精品化、数字化和国际化的战略的?

    郭戈:今年是“十二五”的收官之年。近五年来,我国出版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与挑战,以信息技术、数字技术和网络技术为代表的新技术革命给世界出版业带来巨大的冲击。产业融合不断深化,新型出版势头迅猛,数字技术不断创新。文化产业已成为国家经济发展新的经济增长点,出版业发展的经济基础、体制环境、社会条件、传播技术都在发生着深刻变化。人教社也在教材修订、市场推广、培训等方面都有新的的压力:教材、教辅政策的变化对我们也将产生诸多影响;数字化的挑战,发展趋势是图书将成为半成品,编辑科研工作也将面临产品数字化的新形势。

    为了应对这些新的挑战,人教社在“十二五”期间着力打造了“六大板块”:第一大板块是完善教材系列,巩固核心竞争力。包括中小学教材、职业学校教材、师范教育教材、特殊教育教材。教材出版是人教社所有工作的枢纽和赢利的发动机。第二大板块是开发配套教辅,增加教辅的品种,扩大了市场份额。第三大板块是拓宽出版领域,我们策划和出版一批高质量少儿出版物、教育理论图书、工具书、精品大众图书等,创造了新的经济增长点。第四大板块是发展电子音像教材,推进产品结构调整,更好地服务人教版教材立体化建设。第五大板块是发挥人教期刊出版潜力,建立期刊群。第六大板块是推进数字出版,服务基础教育信息化进程。不断推出优质数字教学资源和其他精品数字产品,实现人教版基础教育教材和教学资源的现代化、数字化和立体化。

    目前,数字出版对传统纸介质出版的冲击越来越明显。特别是在教育出版领域,全球教育出版三大巨头——麦克劳-希尔教育出版公司、汤姆森学习出版集团、培生教育出版集团的重点业务无一不是数字出版和服务。20115月,根据出版业新的形势,我们成立了数字出版部,统筹规划全社数字出版工作。20124月,人教社正式成立数字出版公司,积极着手开展数字出版、网络出版、教学软件和工具开发、数字平台和终端开发等业务。“人教数字校园”现在已经在全国各地近200所试点学校进行实验。当然,纸介质教材在很长时间内依然是人教社中心工作和核心竞争力所在。所以,在果断推进数字化进程的同时,我们将坚持边实验、边完善、边推广,积极稳妥推出有真正市场需要的项目,扎扎实实地为全国基础教育服务。

 

   2、重视教育理论研究和编辑队伍的理论素养一直是人教社的突出特色。您是如何理解“科研立社”这一传统的?近些年又是如何弘扬的?

   郭戈:在来人教社工作之前,我就知道人教社有一个有名的课程教材研究所,有不少著名的教育学和学科教学专家:戴伯韬、叶立群、陈侠、张志公、刘国正、袁微子、王占春、陈尔寿、梁英豪、武永兴等等,这些名字都令人敬仰。

    到人教社工作不久,我就感受到了那种崇尚学术、重视科研的浓厚氛围——编辑们的研究课题接连不断、学术讲座异彩纷呈、科研活动层出不穷、研究成绩硕果累累。我曾经在电梯里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专家在指导年轻编辑如何准确翻译一个俄文单词。这座大楼里面充满着书卷味道、学术气息,让人心旷神怡,如同身处于大学校园、科研院所,这种感觉很好,而且现在我在这种科研氛围里也很享受。

    在教育理论研究方面人教社有许多鲜明特点和亮点,比如,人教社是我国学校教材研发的重要基地、人教社是全国综合实力最强的出版社、是一个企业文化深厚、精神文明活动丰富多采的文化企业。需要强调的是,人教社还是一个崇尚学问、注重教育科研的学术高地。这与人教社多年坚持“科研立社”战略是分不开的。

    “科研立社”就是要在做好教材编辑工作的同时做好教材研究工作,这是人教社的优良传统和一贯作风,也是我社始终走在行业发展前列、领跑教材事业前行的一个法宝。在这一点上,人教社与大学理念很相似——高校办学坚持“教学与科研相统一”的原则,而人教社做出版则坚持“编辑与研究相结合”的原则。

    回顾人教社的辉煌历史和业绩,可以使我们更好地理解这一传统。叶圣陶、戴伯韬、吕叔湘、吴伯萧、陈伯吹、辛安亭、张中行、陈侠、王占春、陈尔寿等一批人教社奠基人,既是编辑出版大家,也是学术研究大师。他们以及一大批学有专长的编辑们所开创的重视科研、崇尚学术的光荣传统和作风,是非常值得和迫切需要一代代人教人学习继承和发扬光大的。在当下,我们努力将教材研发、课题研究、学会工作、论文大赛等科研活动结合起来,这对于教材研发和创新、对于人才加快成长和成才、对于人教社的持续稳定发展十分必要和重要。我们大力倡导理论联系实际的学风,强调学术研究一定要结合工作需要,产学研一定要统一起来,力求每项研究研究都要注重“贴近教育、贴近出版,贴近教材、贴近学科”。

2014年5月,人教社启动了博士后招生工作。在博士后招生项目的确定上,本着符合我社业务发展需要且具有较强应用性的原则,先后开展了数字教育出版方向和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历史、地理等学科国外教材比较研究方向的博士后招生工作。这也为我国教育出版行业的高级人才与企业搭起了桥梁,是产、学、研相结合的新路子。

 

    3、人教社长期坚持打造教育理论图书出版的高地,能否请您谈谈这方面有哪些经验和主要产品类型?

   郭戈:人教社是一个学术高地、崇尚学问,像一个大学校。很多编辑本身就是所在学术领域的专家甚至领军人物。与绝大多数兄弟出版单位相比,人教社最大的不同是教材都是自己编写的,所以我们是名符其实的靠知识、靠人才、靠学问、靠本事吃饭。我们坚持编辑与科研相统一原则;“创先进、争优秀、求卓越”是我们的优良传统和价值追求;“崇尚学习、崇尚研究”是几代人教人始终坚守着的优良社风,也是人教社始终走在时代前沿的关键因素之一。

   一般而言,有三大出版领域:大众出版、教育出版、专业出版。相比之下教育出版的前景都是最好的。而教材出版仅仅是教育出版一个板块。我们老社长叶立群先生,在策划大型丛书《教育学文集》时曾说过:“我们是人民教育出版社,不是人民教材出版社。”这话非常深刻。

    人教社在发展中提出了独特的“一体两翼”的主业发展战略。“一体”即一个主体:以研究、编写、出版和发行中小学教材为主体。“两翼”即两个侧翼:一个侧翼是加强中小学教材以外的其他各级各类教材、教育图书、大众图书、教学资源、报刊、电子音像和网络出版物等的开发;一个侧翼是大力发展与教育出版相关的版权贸易、出版物进出口、现代物流、生产印制和培训服务等。由此可见,人教社的产品不仅仅限于教材,而且人教社的教材也不仅仅限于基础教育教材。一般教育图书和大中专教材的出版,也是人教社出版业务的一个重要领域。在一般教育图书和大中专教材这一领域,人教社也有“一体两翼”战略。“一体”是以师范教材为主体;“两翼”是以高端教育理论学术专著为一翼,以面向中小学教师和师范生的通俗的普通读物为另一翼。改革开放以来,本着“出主流师范教材,出文化教育精品”的指导思想,一方面,人教社先后出版了普通中等师范学校教材、中等特殊教育师范学校教材、高等师范专科学校教材、高等师范本科院校教材、高等师范院校研究生教材、在职教育硕士教材、中小学教师继续教育教材以及非师范普通高校教材等,涉及教育基本理论、课程与教学论、中国教育史、外国教育史、比较教育、心理学、普通文科(文史经管法)、普通理科(数理化地生)等学科内容。另一方面,又出版了一系列一般教育图书和教育理论著作,如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论教育系列、党和国家领导人论教育系列、教育老部长论教育系列、中国古代教育名著系列、中国近代教育家论著选系列、中国近代心理学家论著选系列、中国现当代教育家论教育系列、外国教育名著系列、外国教育改革发展进展丛书系列、中国教育年鉴和各级各类教育政策年度报告系列等。


分享到:
版权所有:人教教材中心有限责任公司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17号院1号楼 邮编:100081 京ICP备11022010号-1
网站建设·维护北京传诚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