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销商在线报订系统
分享到:
海峡两岸“这世代”书系 在河左岸

《这世代》书系是为贯彻落实新闻出版总署提出的“深化两岸文化交流合作,密切两岸民众联系”要求而策划的,宗旨是以新时代两岸文学的通航为追求,敞开“这世代”的文学航线通道,具有立足今天、面向未来,开辟新时期两岸文学交流融汇的时代意义。
《这世代》书系由我社大众图书编辑室与重庆出版集团下属的北京华章同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共同策划,由我社与重庆出版集团联合出版,共收录海峡两岸九位知名作家的文学作品,其中大陆五位,台湾四位。

本书写的是家族悲欢离合史,对台湾这块土地20世纪80年代关于人文的、社会的、人性的犀利描述,也正写出了台湾大社会物质文明高度发展的前夕与变动。这是本土小说家对台湾这块土地的重新关怀与注目,也是近年来台湾地区难得一见的佳作。

本书讲述了单身闯荡台北的父亲在数年后回到乡下接家人进城,却因为外遇又毅然离开妻儿。在城市最贫穷的角落里,母亲带着孩子们艰难生活。他们与社会最底层的人物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悲伤和快乐,贫穷和单纯,一个女孩竟然神奇地长大了,并考入大学。而淡水河边那些在生命的窘困中挣扎的人们,依然是女孩心中永结的苦涩之果。

本书既重于表现家庭的裂变和世象的虚浮,同时也表现了作者对淡水河的爱和珍惜。


I S B N:9787107249242
出版时间:2012-08-01
装  帧:精装本
字  数:177千字
作  者:钟文音
版  次:2012年第1版
纸  张:铜版纸 胶版纸
页  数:288
定  价:¥36.00元
印  次:2012年8月第1次印刷
开  本:32
CIP分类号:I247.5
关 键 词:海峡两岸 “这世代”书系 在河左岸 文化
编辑推荐

 钟文音编著的《在河左岸》是一部描写台湾南方移民至台北的故事,写出他们北漂移民过程的艰辛和探索。沿着台北淡水河的左岸与右岸,循着这本小说,几乎就可以闻到台北面临七八十年代的城市成长轨迹,可以看到台湾社会物质文明高度发展的前夕和变动。在台湾岛上,河流分割了土地的左岸与右岸,也分别了生命的贫贱与富贵,区隔了职业的蓝领与白领。在左岸看右岸,在右岸写左岸,小说描写了日常经验的家长里短,书写了台湾不同时空的许多地理方位,坐标出台北城市的发展史。读这本小说,恍然进入一座城市的新旧时空,左岸右岸、繁华与凋零、失去与拾得、成长与幻灭,是北漂移民的漂流史,也是一部流动着轻与重,生与死,悲与欢的生活记录片。

作者简介

钟文音,获多项台湾重要文学奖的作家。
部分章节试读

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或者不能用小这个字来形容的婴幼时期,大约是两岁多吧,人世初啼,肉身已多操劳。我妈妈时常还把我绑在她的背上做事,大肉身与小肉体互相碰触弹撞,弯腰起身,起身弯腰,农事稻田播种插秧的重复动作常撞得我的幼身无法睡眠。在黄昏残影渐渐殒去时,我每每以为自己还未出世,还未脱离我妈那封闭潮湿的水宫眠床,那时时被挤压且被热烫的幽冥窒息空间。我似乎永远也忘不了躯壳颤居暂处这样湿雾雾热滚滚的肉身宫殿。那时候我就有记忆了。当我的头颅冲出狭小的两片岩石般的窄道时闻到了血腥及尸便的气味,我真的想流泪。我流泪而没有号哭,我妈没有力气看我一眼,她似乎累痛到近乎昏死了过去。我被一双温暖的手接过去,听到抱住我的那个人有个好听的腔调,女人说了话:“阿姊,你这查某囝眼睛水汪汪的,晶钻钻的。”灯泡下杵着个人影也开了口:“奇怪,怎不哭不叫?”说话者的腔调像被烧坏似的哑着嗓,“这款小孩听说比较顽固难带。”这个沙哑声调的女人也是我的阿姨,她就在我要出世的前两周喝农药自杀未遂,喉咙声带烧坏了。我出世的时候我妈和别的女人不同,她没有产后忧郁症,原本她就是不容易有什么忧郁症之类的人,当时人们也没听过什么忧郁症。许多年后我那个曾经自杀而从此带着沙哑近乎破音声调的二阿姨才恍然大悟说,当年她就是得产后忧郁症。那个和我生日差两周的表哥几乎折腾了她的大半生。比起我二阿姨,我妈算是幸运的,因为就在我出生的前两周我妈在村子里赌博,且买奖券,竟然在我出生前晚中了彩。我妈外家的那个阿公参加镇上第一家百货公司的抽奖竟抽中了一台电视,后来这台电视一直陪我外公到死,电视且还被他拆解重新组装过。我无声流泪的出世传闻是属带种的小孩,也就是所谓有个性而难款待的小孩,我妈听了说:“伊带种?女孩子带什么种,她是带财来家里的。”后来我妈用这笔彩金替家徒四壁的家里添购几件家具,包括一台胜家牌缝纫机,后来我们几个小孩都有几件比较像样的衣服。长大后,有人形容我的眼睛像湖泊,湖泊深处常圈着一轮如泪的薄薄月光。三十岁前我成了个容易流泪伤怀的女人,对于这个宿命,我曾经为此感到无法超越的痛苦。带泪的脸,静静地流下泪珠,缓缓滑过初初呼吸人世空气的肌肤。一张奇怪的脸,既不挣扎号哭也不扭曲颤动,“五官像是画上去的”。当我阿姨把我脸上的血洗去时,她惊讶地望着我闪着泪光的眼睛,余皆如如不动的婴儿神色说。而这于我是无邪的新生。2我妈说我记得那些中阴①时刻的光影幢幢,是因为好让婴孩忘魂的孟婆汤我一定是只喝了一瓢或是喝了又吐了出来,所以记性才会特别好。我一直以为我妈说的是梦婆,很多年一直把她想成是个爱做梦的老婆婆。当然我妈的这种老掉牙说辞是很没创意的,可是从我妈的口中吐出这样充满魂魄的乡野传说可让我多喜欢我妈好一阵呢。不过我妈对于她女儿记忆超好的特质可不怎高兴的,因为她连这也要数落我的,说我净是在记一些她认为不好的事,所谓的不好就是和银两无关却又伤神伤心的琐琐事事。P1-3

版权页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版权所有:人教教材中心有限责任公司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17号院1号楼 邮编:100081 京ICP备11022010号-1
网站建设·维护北京传诚信